无脑洞,无能力,不勤奋的三无生物,写得奇差,给自己玩儿。嘘,记得保密。
 
全文链接
 

夏日将近

全文链接
 

【长光】惩罚游戏

  “咕嘟咕嘟"

  长濑和光一都感受到液体沸腾的声音与热度,并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自己便是这沸腾的发热体。

  他们在进行惩罚游戏。

  包厢里充满了青春期男孩儿的起哄声,听在两个人耳里像是不远处的爆炸。

  “轰隆轰隆”

  光一觉得他已经把从远古到现在的所有哲学问题都想遍了,感觉上他已经经历了几十亿年的洗礼,成熟而稳健。

  不不不,我们诚实点儿,光一的脑子空荡极了。

  他像是一个在宇宙飘荡的颗粒。一个个耀眼...

全文链接
 
全文链接
 

【银耕】七天为期

  一升入大学耕助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耕助当然没有跟伯父和芽子产生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是他最亲密的家人,这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是耕助自己的问题。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耕助没有经常想起他,虽然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他一直待在他的大脑里,但是到后来就成为了“偶尔”才出现的“客人”。

  正因为是“偶尔”才让耕助害怕。

  耕助不想让伯父跟芽子察觉出什么,他希望在他们眼里他还是从前的耕助,毕竟生活在那之后确实没有任何变化。一个少年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了,没有人再提起。大家都...

全文链接
 

【银耕】在大部分以外的时间里

  他没有想起他。在大部分的时间里。
  上学有新闻社的朋友,回家有伯父与芽子,他的生活还是那样充实着,好像并没有给银狼的剩余。

  他没有很想念他。在大部分的时间里。

  只是他很少照镜子了。
  他无法看镜子里的眉眼,无法应对光照过来的某一瞬间的疼痛。他捂住一边的脸颊,轻松收起那个人们熟识的爱笑的太阳一样的小耕。然而冷冰冰的这半部分的脸颊也不给他回应了,无论是眼睛还是嘴唇。
  “不再回来了么?”

  一切都像是五岁那年的光景,一切却又那么不同。
  五岁那年是把锋利的刀,完整切割掉了带有“银狼”的这个部分,留下...

全文链接
 

【东光】美杜莎

  一切都准备好了。
  破旧得像是下一秒就要倒塌的二层小楼内却是一看就是精心收拾过的纤尘不染,靠窗的桌子上还摆了一小束随处可见的小野花——东山看着那束野花心里也觉得有点儿寒酸——若是几个月前,他用玫瑰铺满整间屋子不过是太简单的事情,不过那时他也许会选择用宝石为那人打造一座宫殿。桌子上没有摆放蜡烛,这要感谢那群胆小到只敢在远处投来火油跟火把的蝼蚁们,正在向这儿侵蚀的火光正好充当了蜡烛的角色。
  在得知王宫里的人发现他们的藏身之处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准备,现在一切终于都准备好了,虽然简陋。
  他做这些当然不是在浪费时间,他想要给打算做的事一个他所能给的最好的环境...

全文链接
 

【长光】一个亲吻

  他该拿他怎么办呢?
  长濑看着眼前眼神迷蒙的光一。他看着他微红的面颊,笑弯了的眼睛;他听着他因为微醺而口齿不清的笑话,他看着他不自觉撅起的粉嫩的嘴巴。
  他看着他不自觉撅起的,粉嫩的嘴巴。
  要知道人的眼睛只有一双,只有两只。而现在因为他和他只有一个手臂的距离,所以长濑无法看太多的东西。
  双眼只有光一。
  但是我们都知道时间是宝贵的,如果长濑像往常一样欣赏光一的每一部分那么他可能就会错过一个大好时机。什么大好时机?哦,长濑也不太明白,毕竟他现在也晕乎着,不过他就是感觉到,如果他贪心看太多东西他就会失去一个大好时机。
 ...

全文链接
 

【长光】开关

  堂本光一刚才想什么呢?他本人也不太清楚。
  他只是洗完澡从浴室里边擦头发边走出来,然后不小心看到了盘腿坐在地上专心打游戏的长濑智也而已。
  之后呢?之后他想了什么?
  大脑一片空白,或者说是模糊的却温暖的景象。
  其实内容说出来也很简单吧:只是想再看得清楚些。
  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
  长濑智也是高大的。虽然只比他大了一岁,仔细算算也不过是大了不到两个月罢了,但是长赖看上去已经高大成熟。而那样高大成熟的长赖握着小的游戏手柄专心打游戏,露出小孩子般充满斗志的表情,你说他怎么会不想去看清楚一些呢?
  光一不记得对没...

全文链接
 

分享Sean Lennon的单曲《Parachute》: http://163.fm/ZbFahZg  (来自@网易云音乐)

全文链接
© 间歇性记忆|Powered by LOFTER